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3-7987-3101

您现在的位置是:海南儋州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陈XX与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7-03-28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琼97民终74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XX,男,1987年11月5日出生,汉族,住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干冲区。

委托代理人梁XX,男,1960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海南省儋州市那大镇。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滨涯路滨濂村227号,组织机构代码7807XXXX-X。

法定代理人许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莉莎,海南为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XX与被上诉人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凡特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琼9701民初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9月8日,依凡特公司与陈XX签订海南依凡特物流市县乡镇承包协议书,依凡特公司将洋浦经济开发区的物流经营权给陈XX使用,陈XX在向依凡特公司交纳经营风险押金20000元后开始经营洋浦经济开发区内的相关物流业务,经营期限为一年,即2013年9月8日至2014年9月7日。在经营期间,双方还约定了由陈XX代依凡特公司收取部分客户交纳的物流费及运费的事项,并定期就该代收费用进行对账结算。自2014年9月1日至9月12日,陈XX在代收物流费及运费后未及时与依凡特公司对账结算,但于2014年9月13日在依凡特公司工作人员的要求下向依凡特公司出具了拖欠依凡特公司运费及代收费130300元,于2014年9月18日前还70000元,剩余60300元于2014年10月12日前还清的欠条一份。2014年9月22日,陈XX通过转账方式向依凡特公司归还40300元,之后再无归还任何款项。

2016年1月27日,依凡特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一、解除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二、陈XX返还运费及代收费84719元;三、陈XX支付利息5421元(按照年贷款利率4.75%,从2014年10月12日暂计至2016年2月12日)及直至判决生效之日的利息。

原审法院认为,依凡特公司与本案陈XX虽未在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中明确约定代收款事项,但是双方已经通过各自的行为履行了该代收款事项的权利义务。陈XX定期将代收物流费及运费通过与依凡特公司对账结算的方式给付依凡特公司,依凡特公司则依据与陈XX约定的承包协议支付陈XX工资及相应报酬。现因陈XX不履行给付依凡特公司代收物流费及运费130300元的义务,经依凡特公司方同意,陈XX向依凡特公司出具欠条,并保证于2014年9月18日前给付70000元,2014年10月12日前还清所有款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陈XX代收款项后的给付义务并未履行完毕,依凡特公司依据双方约定请求陈XX给付剩余代收款项,于法有据,应予支持。故对依凡特公司要求陈XX给付扣除应支付陈XX方2014年9月份工资和报酬5281元后剩余代收款项84719元,予以支持。同时,因陈XX未将代收款给付依凡特公司,且在保证归还期限届满仍未归还,导致依凡特公司不能及时回笼资金,应赔偿该经济损失。依凡特公司要求陈XX方按照银行贷款利率4.75%计算并从2014年10月13日至付清时止的利息损失的意见,合法合理,予以支持。庭审中陈XX辩称已与依凡特公司结清所有费用,依凡特公司所提依据不足的意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因陈XX上述辩解意见,依凡特公司予以否认,且陈XX未能举证证明上述事实,故对陈XX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对于依凡特公司要求依法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的意见。原审法院认为,依凡特公司与陈XX于2013年9月8日签订承包协议,约定承包期限为一年,即2013年9月8日至2014年9月7日止。到期后双方再未续签承包协议,且双方于2014年9月13日就代收款事项处理完毕后,陈XX即不再承包依凡特公司物流事项,应视为双方合同到期后自动解除,依凡特公司请求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承包协议,不予支持。同时,对于陈XX所称交纳的经营风险押金20000元应予退还的意见,经当庭释明,陈XX不愿提起反诉,对陈XX要求退还押金问题可另行起诉。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陈XX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84719元,并向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支付2014年10月13日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的利息(以84719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4.75%计息)。二、驳回海南依凡特航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027元,由陈XX负担。

上诉人陈XX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陈XX代理依凡特公司行使洋浦经济开发区及周边地区的物流经营权期间,代公司收取的运费及代收费实为80322元,陈XX虽然给依凡特公司出具欠条书写欠公司运费及代理费130300元,但此数额是陈XX根据依凡特公司工作人员出示的结算清单及称已核对核实的情况下书写,欠条反映的数额不是陈XX所负依凡特公司的真实债务。此主张,从依凡特公司呈交法院的证据2(第6-39页)所记载的金额可得到证实。另,双方的合同关系已于2014年9月12日中止,依凡特公司的证据2(第35-39页)中的9笔业务的运费、代收费共9760元,已不是陈XX经手,该款不应记在陈XX名下。因此,剔除陈XX已偿付的40300元及公司应付陈XX的工资加提成5281元后,陈XX实欠依凡特公司34741元。原判仅凭欠条就认定陈XX欠依凡特公司运费、代由费84719元,是认定事实不清。二、陈XX与依凡特公司在合同中对于债权债务并没有约定利息,陈XX所欠运费、代收费不应计息,即便计息,利息的起算日亦应为依凡特公司起诉之日,原判判决陈XX承担债务利息并计自2014年10月12日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陈XX仅支付依凡特公司34741元。

被上诉人依凡特公司答辩称:一、陈XX出具的欠条是真实的,其是成年人对在欠条上签字的应承担责任是清楚的,该欠条是在结算清单和双方核实的情况下书写,陈XX如有异议可以不签字。二、双方在承包协议到期后未续约,但到期后洋浦地区的公司的代收费业务还由陈XX持续代收,在2014年9月13日,双方通过欠条结算清楚后,陈XX才停止代收业务,所以陈XX称其在2014年9月12日即停止代收业务不准确。三、陈XX在欠条中已载明结清付款时间,但其未按时结清,应当承担相应的利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陈XX欠依凡特公司多少运费和代收款的问题。本案陈XX在双方承包协议约定的一年期届满后,于2014年9月13日,经双方结算后,亲笔向依凡特公司书写《欠条》,载明陈XX欠依凡特公司运费及代收款130300元,并承诺于2014年9月18日前偿还70000元,剩余60300元于2014年10月12日前还清。该《欠条》是承包协议届满后双方结算的结果,陈XX以欠条的形式明确了欠依凡特公司款项,该《欠条》系陈XX书写,出于其真实意思表示,依凡特也盖章予以确认,故可确认陈XX欠依凡特公司运费及代收款为130300元,扣除已付的40300元及公司应付陈XX的工资和提成5281元后,余款84719元,陈XX应予偿还。陈XX上诉称欠款仅为80322元,与《欠条》不符,且其未能提供证据否认《欠条》的真实性,故对其主张不予采信。

关于陈XX对所欠钱款是否支付利息的问题。如前所述,由于陈XX以欠条的形式明确了欠依凡特公司款项,并承诺在2014年10月12日前还清欠款,但其并未在该日期前还清,已构成违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条件的,另一方有权要求履行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故依凡特公司主张陈XX对所欠款项自2014年10月12日起的贷款利息,有事实和法律根据,原判判决陈XX偿还84719元及其利息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陈XX的上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918元,由陈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赖永驰

审判员  王德红

审判员  崔岱昕

二〇一六年七月八日

书记员  吴淑骞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上一篇:儋州市第五中学与简X、王X女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合同纠纷 民事判决书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