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3-7987-3101

您现在的位置是:海南儋州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原告刘建辉诉被告刘建平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书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6-04-19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宁民初字第25号

原告刘建辉,男,1964年8月18日出生,汉族,福建省福安市人,住福建省福安市城北街道冠后路14号,身份证号码:352226196408181532。

委托代理人吴伏平,福建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栋杰,福建人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建平,男,1962年6月24日出生,汉族,福建省福安市人,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湖滨路66号西湖花园东福楼13D,身份证号码:370111196206242917。

委托代理人陈捷,福建理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莉莎,福建理争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第三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厂,住所地福建省福安市溪洋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刘建平,厂长。

原告刘建辉诉被告刘建平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建辉及其委托代理人吴伏平、陈栋杰、被告刘建平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捷、第三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厂(以下简称平辉厂)的法定代表人刘建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建辉诉称,2008年7月15日,刘建平利用其身为平辉厂法定代表人及保管公章的职务便利,冒用刘建辉的签名,采取伪造平辉厂《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等材料的手段,到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变更登记,将刘建辉的股份全部转到其个人名下,将平辉厂变更登记为刘建平个人独资的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原告刘建辉发现刘建平所作的上述行为后,与刘建平多次交涉无果,亲朋好友多次组织协调亦无果。刘建平非但没有对其错误行为予以及时改正,反而发出停产通知,造成平辉厂于2008年12月30日开始全面停产至今,损失惨重。刘建平从2008年6月起至今以其本人及李道明的名义共计挪用平辉厂的资金为:(一)现金部分:1、截止2008年5月30日留存在刘建平工商银行卡9558881407000054808的现金余额为2366626.12元;2、从平辉厂工商银行账户转入刘建平个人账户的现金5530720.56元;3、从平辉厂工商银行帐户转入刘建平指定的李道明账户的现金141314.74元。(二)承兑汇票部分:刘建平共计取走的货款为10481857.80元。上述两部分合计,刘建平共计挪用平辉厂现金为19792351.88元。另刘建平的违法行为平辉厂的损失包括:1、现存放在厂房内的报废设备为82台,损失为1900000元;2、报废模具为580台,损失为3800000元;3、产品损失共计为4764356.69元,其中(1)2009年1月4日被刘建平强行拉走的重庆办事处库存产品为510064.30元;(2)现平辉厂内库存的供应重庆康明斯公司的产品287281.45元;(3)2009年2月10日、11日刘建平委托缪锐菊办理出库的供应重庆康明斯公司的产品878290.72元;(4)产区库存的拟供应给上海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792830.31元;(5)产区库存的拟供应济南动力有限公司、济南卡车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927821.92元;(6)产区库存的拟供应郑州宇通公司的产品1368094.99元。4、平辉厂从2008年12月30日被通知停产至2011年6月30日共计30个月,每月租金损失每平方米10元,厂房共计10000平方米,30个月租金损失共计为3000000元。综上所述,刘建平的行为已造成平辉厂上述财产损失共计为13464356.69元。依照《公司法》第148条、第149条、第150条的规定,刘建平应将其违法所得返还给平辉厂,并对其造成该厂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刘建辉作为平辉厂的监事,现有维护平辉厂合法权益的职责和权利,并有权依据《公司法》第54条、第152条及《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厂章程》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1、刘建平立即将其挪用的平辉厂的资金19792351.88元偿还给平辉厂;2、刘建平赔偿平辉厂设备损失1900000元;3、刘建平赔偿平辉厂模具损失3800000元;4、刘建平赔偿平辉厂产品损失款项4764356.69元;5、刘建平赔偿平辉厂厂房闲置租金损失3000000元。以上第二、三、四、五项损失共计13464356.19元。在本院审理期间,原告刘建辉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即要求刘建平立即将其挪用的平辉厂的资金19792351.88元偿还给平辉厂。

被告刘建平辩称,1、平辉厂是股份合作制企业,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规定股东享有诉权,即使按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赋予股东某些情况下起诉的权利,由于原告刘建辉既没有向监事提出申请,也没有向董事会递交要求起诉的书面材料,故原告刘建辉以股东身份起诉,没有履行法定程序,主体不适格;2、原告刘建辉在平辉厂的身份是总经理并非监事;3、原告刘建辉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刘建平给平辉厂造成损失,故其要求刘建平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依据;4、2009年全年平辉厂都在正常生产,不存在所谓停产的情况,因此原告刘建辉要求刘建平承担因平辉厂停产而造成的损失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应得到支持。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刘建辉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平辉厂辩称,1、刘建辉是平辉厂总经理,是企业高管,并非企业监事,其从1999年起至今均担任平辉厂总经理;2、2009年全年平辉厂均在生产经营,没有停产;3、本案鉴定报告鉴定结论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不应得到采纳;4、平辉厂主要的财务会计账册被原财务主管林杰藏匿,刘建辉、林杰涉嫌隐匿财务凭证罪,应当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刑事立案侦查,以追回平辉厂财务凭证及相关资料。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刘建辉的诉讼请求。

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对于以下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平辉厂系股份合作制企业,该企业原股东为刘建平、刘建辉、刘金容、林鸿标、郑琴容、袁亚妃、唐肖红、刘志鸿。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为:1、刘建辉作为本案原告主体是否适格?2、被告刘建平是否造成平辉厂停产,应否承担赔偿损失13464356.19元的责任?对此本院予以分析、查明并认定。

一、刘建辉作为本案原告主体是否适格?

原告刘建辉认为,根据《公司法》及平辉厂《章程》的相关规定,股东如果认为公司存在问题,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根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刘建辉作为公司的监事,具备提起诉讼的资格。并提供《章程》证明其主张。

被告刘建平经质证认为该《章程》上刘建平的签名不真实,故对其真实性有异议,且该份《章程》没有生效的时间,也没有得到全体股东签字认可,不认可该份《章程》的效力。

被告刘建平认为,刘建辉不是平辉厂的监事,平辉厂是股份合作制企业,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规定股东享有诉权,即使按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赋予股东某些情况下起诉的权利,由于刘建辉没有履行法定程序,其不能提起诉讼。

第三人平辉厂同意被告刘建平的相关主张。

本院认为,平辉厂的性质为股份合作制企业,根据1997年8月7日由国家体改委颁布的《关于发展城市股份合作制企业的指导意见》第四条的规定,股份合作制企业是独立法人,以企业全部资产承担民事责任,主要由本企业职工个人出资,出资人以出资额为限对企业债务承担责任。即股份合作制企业具备有限责任公司的主要法律特征,应当视为有限责任公司,故本案可以适用《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虽然被告刘建平对原告刘建辉提供的《章程》真实性存在异议,且该《章程》落款确实没有签署时间,但是上述《章程》来源于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档案材料,系该企业设立之初的存档材料,应当认定该份《章程》的证据效力。从该《章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可以明确,刘建辉系平辉厂的监事。而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作为企业监事在发现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有权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刘建辉作为平辉厂的监事具备相应的诉讼主体资格,其提起诉讼并无不当。

二、被告刘建平是否造成平辉厂停产,应否承担赔偿损失13464356.19元的责任?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刘建辉申请对平辉厂的设备、模具、库存产品以及厂房因从2009年1月闲置至今造成的损失进行评估,本院同意原告的申请后,委托宁德市闽宁价格认证评估有限公司对上述申请事项进行评估,2011年12月15日宁德市闽宁价格认证评估有限公司出具《价格评估报告书》,确认从2009年1月至2011年8月25日平辉厂设备、模具、库存产品以及厂房损失值评估金额为1039.80万元。

原告刘建辉对上述《价格评估报告书》质证认为,本案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依据充分,《价格评估报告书》应当得到采信。

被告刘建平对上述《价格评估报告书》质证认为,前往鉴定现场查验的律师,因受到威胁被迫离开,相关鉴定检材没有得到被告方确认,宁德市闽宁价格认证评估有限公司在没有任何的依据、在短短的时间里、没有查明评估对象的真实性、在没有进行过调查的情况下,作出的《价格评估报告书》缺乏依据,不应得到采纳。

第三人平辉厂同意被告刘建平有关《价格评估报告书》的质证意见。

原告刘建辉认为,由于被告刘建平的过错造成平辉厂停产至今,其应当承担赔偿经济损失13464356.19元的责任。并提供以下证据证明其主张:(1)《章程》,用以证明原告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2)《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福安市人民法院(2010)安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本院(2010)宁行终字第59号行政判决书,用以证明平辉厂被刘建平私自变更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上述变更登记违反法律规定,刘建平的行为已造成平辉厂巨大经济损失,其违法行为已经得到法院的确认;(3)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安工商(2012)11号通知,用以证明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刘建平的违法行为,将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再变更为平辉厂;(4)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及刘建平的两份《通知》、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及刘建平的《停电申请表》,用以证明平辉厂由于刘建平的违法行为从2008年12月30日起已经停产并停电、停水,无法生产经营,刘建平的行为造成平辉厂的巨额经济损失;(5)平辉厂的设备、模具、成品、半成品等相关照片,用以证明刘建平的违法行为导致平辉厂厂房闲置,设备、模具、橡胶产品闲置受损并报废,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被告刘建平经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该份《章程》与被告刘建平提供的《章程》不相一致,应当以被告刘建平提供的《章程》为准。对证据(2)、(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对象有异议,且上述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4)中的《通知》的真实性有异议,对《高压客户停电表》、2009年4月21日的《通知》及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身份证件从形式上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对象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

第三人平辉厂同意被告刘建平的质证意见。

被告刘建平认为,2009年全年平辉厂都在正常生产,不存在所谓停产的情况,且原告刘建辉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刘建平给平辉厂造成损失,故其要求刘建平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依据,不应得到支持。并提供以下证据证明其主张:(1)2008年5月至2011年3月平辉厂用电抄表明细,用以证明平辉厂从2008年5月至2011年3月用电正常,说明平辉厂的生产运转是正常的;(2)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杭州国立物流送货到杭州发动机有限公司的清单、杭州国立物流开具给平辉厂仓储送货费用发票、(3)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山东载信物流送货到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动力有限公司的清单、山东载信物流开具给平辉厂仓储送货费用发票、(4)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山东思锐佳顺物流送货到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有限公司的清单、(5)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济南市中佳怡仓储服务中心送货到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有限公司的清单、济南市中佳怡仓储服务中心开具给平辉厂仓储送货费用收据、(6)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山东思锐佳顺物流送货到中国重汽集团济宁商用车有限公司的清单、山东思锐佳顺物流开具给平辉厂仓储送货费用发票,上述六份证据证明平辉厂从2009年1月1日至2012年生产销售正常,没有停产。另外,还提供现场照片及发货单据证明平辉厂在2009年之后仍然正常生产。

原告刘建辉经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抄表明细载明的用电只是为了保证企业资产及维护企业的设备完好的正常用电,如企业正常生产,所使用的电量远远超出抄表明细载明的用电。被告提供的其他证据均已超过举证期限,不发表质证意见。在坚持该原则的情况下,证据(2)—(6)均为复印件,由于被告刘建平没有提供原件予以核对,不发表质证意见。现场照片无法证明企业仍在正常生产,发货单可能销售的是企业库存产品,同样无法证明企业仍在正常生产。

第三人平辉厂认可被告刘建平的相关主张。

第三人平辉厂认为,2009年全年平辉厂均在正常生产,不存在停产的事实。并提供以下证据证明其主张:(1)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物料保证部出具的回函、(2)2008年12月30日刘建辉出具给中国重汽集团杭州发动机有限公司的函件、(3)2009年1月5日刘建辉出具给中国重汽集团杭州发动机有限公司的函件、(4)商业承兑汇票、(5)2012年8月1日刘金容出具的函件等证明从2009年起平辉厂并不存在停产的事实及平辉厂财务资料被林杰藏匿。

原告刘建辉经质证认为,由于证据(1)回函上加盖的是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物料保证部的公章,且该公章有仅限内部使用的字样,说明该公章对外不具有法律效力,该函件形式要件有瑕疵,不应予以采信。证据(2)恰恰可以证实平辉厂于2008年12月后停产的事实。证据(3)、(5)无法证明第三人主张的事实。证据(4)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被告刘建平认可第三人平辉厂所主张的事实。

本院认为,宁德市闽宁价格认证评估有限公司根据本院的委托,成立价格认证评估小组,制定了价格评估认证作业方案,派专业人员到现场进行勘验,核对委托物有关资料并经市场调查,所提交的报告形式并无不当,可以认定。被告刘建平对原告刘建辉提供的证据(2)、(3)及证据(4)中的《高压客户停电表》、2009年4月21日的《通知》及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身份证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告刘建辉对被告刘建平提供的2008年5月至2011年3月平辉厂用电抄表明细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上述证据与本案相关联,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使用。从业已生效的(2010)安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可以明确,2008年7月15日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据平辉厂的申请及提供的材料,将平辉厂股东变更为自然人独资、名称由平辉厂变更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并将企业性质由股份合作制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原告刘建辉提供的由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12月29日发出的《通知》及2009年4月21日致福安市供电有限公司的函件可以明确,2008年12月30日之后,平辉厂已经停产且要求供电公司停止供电。作为平辉厂法定代表人的被告刘建平在私自将平辉厂变更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之后,没有通过平辉厂股东的同意,擅自做出了停产的决定,导致平辉厂停产。而企业停产必然造成相关厂房闲置,设备、模具、橡胶产品闲置受损并报废,经评估上述损失金额达到1039.80万元,作为平辉厂高级管理人员的被告刘建平所作出的职务行为导致平辉厂停产,并造成相关经济损失达到1039.80万元,其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对于本案事实可做如下归纳:

除本院归纳的双方无争议的事实外,另查明2008年7月15日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据平辉厂的申请及提供的材料,将平辉厂股东变更为自然人独资、名称由平辉厂变更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并将企业性质由股份合作制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12月刘建辉向福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将平辉厂变更登记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2010年4月19日福安市人民法院作出(2010)安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撤销福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8年7月15日作出将平辉厂变更登记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有限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2010年10月9日本院作出(2010)宁行终字第59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8年12月30日之后,平辉厂停产。由于企业停产造成相关厂房闲置,设备、模具、橡胶产品闲置受损并报废,经评估上述损失金额达到1039.80万元。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作为平辉厂的监事刘建辉有权提起诉讼,要求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刘建辉具备相应的诉讼主体资格,其提起诉讼并无不当。被告刘建平作为平辉厂的法定代表人,擅自发出停产通知且通知供电公司停止供电,导致平辉厂停产,造成平辉厂因此而产生经济损失1039.80万元,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五十四条第六项、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建平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第三人福安市平辉特种橡胶制品厂经济损失1039.80万元;

二、驳回原告刘建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2586元,鉴定费用38000元,由原告刘建辉负担32586元,被告刘建平负担108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 勇

审 判 员  关 萍

代理审判员  黄澄祥

 

二〇一二年九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孙 权

附注:义务人在规定的期限内必须履行义务,如未履行义务的,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包括案件受理费)。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申请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五十四条: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行使下列职权:(六)依照本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

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款: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本法第一百五十条规定的情形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有本法第一百五十条规定的情形的,前述股东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上一篇:排除妨害纠纷 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行政登记判决书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